经贸信息
information
经贸信息

建设“五个中心”需优化产业匹配

发布时间:2019-05-21        发布者:上海贸促网

 

在上海“五个中心”的建设过程中,金融中心和航运中心建设是高端生产性服务业的内容;贸易中心主要涉及高端商务服务业;科创中心瞄准的是代表未来发展方向的重要战略产业,在价值链分布上向研发、行销两端攀升。这四个中心建设,为经济中心的建设提供了基础和条件。


其中,自贸试验区新片区建设、科创板注册制设立和长三角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“三项重大任务”的深化与推进,对“五个中心”建设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
从产业转型升级的角度来看,“五个中心”建设促进高端生产性服务业发展,推动制造业向智能化和生态化方向发展,这本身就是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标志。


但从上海城市产业的空间布局来看,有些布局并不符合产业增值强度与城市空间价值“锚定”的正效应。这导致城市产业空间布局与“五个中心”建设的匹配性较差。例如,副中心的产业特色不突出、互补性不强,多个副中心与市中心的分工合作不充分,产业功能与服务功能匹配性不足,“小镇”式产业发展与城市宜居的共存性功能较差,等等。这一空间布局问题,还严重制约了上海对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的引领作用。


那么,如何构建“锚定”正反馈效应的空间布局呢?


一是积极开展与“五个中心”建设相匹配的研究。


如果只有空间价值补偿和产业转型升级的“锚定”正效应,还不足以保障上海产业转型升级与“五个中心”建设具有匹配性。因此,有必要在现有产业布局合理评估的基础上,增加符合“五个中心”建设要求的产业内容和价值链环节,聚焦“战略优势+辐射扩散+虚拟功能”方面的增值强度等。


二是积极开展价值链升级的空间布局优化研究。


就制造而言,由于这些环节的虚拟功能相对较少、增值强度相对较低,因而在借助智能化改造提高增值强度的基础上,可以积极布局外围空间。


就行销而言,大量贸易、专业商务服务处于虚拟成分较高、辐射能力较强、增值强度较高的环节,可考虑在副中心布局和拓展业务。


三是积极开展“中心—外围、中心—中心、外围—外围”的空间布局优化效应研究。


鉴于大都市的空间与经济体量,实际上不可能形成单一的“中心—外围”格局,而要积极打造主价值辐射区的中心和副价值辐射区的副中心,以及更广泛的、相互联结的网络空间结构。


其中,主中心的发展重点是效率最高、虚拟成分最高、辐射最强、增值强度最高的生产性服务业,之后是科创中心、商务中心、航运中心、票据交易市场、技术交易市场、展览中心等分工各异的副中心,外围可主要布局高端制造业。


上海作为具有重要影响的国际大都市,空间体量并不算小。在下一步的“五个中心”建设中,有必要科学细化中心与外围、中心与副中心、副中心之间、副中心与外围的产业分工和空间布局。同时,从宜居性出发,应该改善和提升新城模式、特色小镇模式的功能与布局。


(作者单位:华东理工大学、上海财经大学)


(来源:解放日报 2019年5月21日)


其他文章
经贸信息
首页    >    经贸信息    >    经贸信息

建设“五个中心”需优化产业匹配

发布时间:2019-05-21        发布者:上海贸促网

 

在上海“五个中心”的建设过程中,金融中心和航运中心建设是高端生产性服务业的内容;贸易中心主要涉及高端商务服务业;科创中心瞄准的是代表未来发展方向的重要战略产业,在价值链分布上向研发、行销两端攀升。这四个中心建设,为经济中心的建设提供了基础和条件。


其中,自贸试验区新片区建设、科创板注册制设立和长三角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“三项重大任务”的深化与推进,对“五个中心”建设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
从产业转型升级的角度来看,“五个中心”建设促进高端生产性服务业发展,推动制造业向智能化和生态化方向发展,这本身就是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标志。


但从上海城市产业的空间布局来看,有些布局并不符合产业增值强度与城市空间价值“锚定”的正效应。这导致城市产业空间布局与“五个中心”建设的匹配性较差。例如,副中心的产业特色不突出、互补性不强,多个副中心与市中心的分工合作不充分,产业功能与服务功能匹配性不足,“小镇”式产业发展与城市宜居的共存性功能较差,等等。这一空间布局问题,还严重制约了上海对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的引领作用。


那么,如何构建“锚定”正反馈效应的空间布局呢?


一是积极开展与“五个中心”建设相匹配的研究。


如果只有空间价值补偿和产业转型升级的“锚定”正效应,还不足以保障上海产业转型升级与“五个中心”建设具有匹配性。因此,有必要在现有产业布局合理评估的基础上,增加符合“五个中心”建设要求的产业内容和价值链环节,聚焦“战略优势+辐射扩散+虚拟功能”方面的增值强度等。


二是积极开展价值链升级的空间布局优化研究。


就制造而言,由于这些环节的虚拟功能相对较少、增值强度相对较低,因而在借助智能化改造提高增值强度的基础上,可以积极布局外围空间。


就行销而言,大量贸易、专业商务服务处于虚拟成分较高、辐射能力较强、增值强度较高的环节,可考虑在副中心布局和拓展业务。


三是积极开展“中心—外围、中心—中心、外围—外围”的空间布局优化效应研究。


鉴于大都市的空间与经济体量,实际上不可能形成单一的“中心—外围”格局,而要积极打造主价值辐射区的中心和副价值辐射区的副中心,以及更广泛的、相互联结的网络空间结构。


其中,主中心的发展重点是效率最高、虚拟成分最高、辐射最强、增值强度最高的生产性服务业,之后是科创中心、商务中心、航运中心、票据交易市场、技术交易市场、展览中心等分工各异的副中心,外围可主要布局高端制造业。


上海作为具有重要影响的国际大都市,空间体量并不算小。在下一步的“五个中心”建设中,有必要科学细化中心与外围、中心与副中心、副中心之间、副中心与外围的产业分工和空间布局。同时,从宜居性出发,应该改善和提升新城模式、特色小镇模式的功能与布局。


(作者单位:华东理工大学、上海财经大学)


(来源:解放日报 2019年5月21日)


其他文章

地址:中国上海市金陵西路28号金陵大厦    邮编:200021
电话:86-21-53060228(总机) 传真:86-21-63869915(办公室)
网址:http://www.cpitsh.org
电子信箱:info@cpitsh.org

关注我们:
down3.png
订阅号:
上海国际仲裁中心

down2.png
订阅号:
出证认证
top